长江流域及以南重要流域水域统一禁渔期制度开始实施

2月28日,湖南常德市武陵区畜牧兽医水产局组织渔政执法人员,联合市渔政站、鼎城区渔政站及公安武陵分局水上派出所执法人员,深入沅水城区及芦荻山乡等河段开展春季禁渔宣传发动,正式拉开2017年春季禁渔序幕。

渔业主管部门在辖区内有关重要水域同步组织开展执法行动。

——浙江省探索渔业可持续发展新路径

此次活动共出动了宣传快艇3艘次,执法人员20人次。行动中,执法人员对沅水城区段、芦荻山乡河段等主要天然水域及捕捞渔村开展了巡查及宣传,在码头、村庄等人口稠密区以发放宣传资料、当场宣讲等形式向捕捞渔民与当地群众大力宣传沅水禁渔期有关法律法规及渔业安全生产知识,发放宣传资料100份,并通过常德日报等新闻媒体进行了跟踪报道。

今年是我国历史上长江流域及以南重要流域水域首次实行统一的禁渔期制度。于康震表示,调整统一后的禁渔期制度范围广、时间长、任务重、难度大。希望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禁渔期管理工作,加强组织领导,健全工作机制,层层落实责任,保障困难渔民生活,积极引导渔民退捕转产。各级渔业主管部门及其渔政管理机构要加强作风建设和能力建设,坚持依法行政,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加强行刑衔接,加大执法力度,会同有关部门依法严厉打击各类违法犯罪行为,确保禁渔秩序良好。

本报记者朱海洋

今年的春季禁渔从3月1日开始,至6月30日结束,为期四个月。按照《渔业法》等相关规定,在禁渔期和沅水禁渔区内,禁止一切方式的捕捞作业。这一时期,武陵区畜牧兽医水产局将加大打击力度,加强与市渔政站、水上派出所的联合执法,加强日常巡查,严厉打击电、毒、炸鱼等严重破坏渔业资源的非法行为,切实为武陵区沅水生态渔业可持续发展保驾护航。

据了解,长江流域禁渔期制度于2003年经国务院批准实施,2015年经过调整完善,延长了禁渔期、扩大了禁渔范围,包括了淮河干流;珠江禁渔期制度于2010年经国务院批准实施,今年2月农业部发布通告,对现行珠江禁渔期制度进行调整完善,同时对闽江、海南省内陆水域禁渔管理作出相应规定。禁渔期制度实施以来,在养护水生生物资源、保护流域生态环境、扩大水生生物资源养护工作社会影响力、助推流域生态文明建设等方面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此次禁渔期制度的进一步调整和完善,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加强生态文明建设有关决策部署的重要举措,对养护水生生物资源、保护水域生态环境和推动渔业绿色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可持续发展——这是记者在日前召开的浙江海洋与渔业工作会议上,听到的最响亮、最核心的关键词。实际上,这也是近年来支撑浙江打出渔业转型升级组合拳的主基调。

责任编辑:王伟

龙新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了渔民减船转产、合理控制近海捕捞、推动稻田综合种养等举措。对于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全国性命题,有何解法?当把握哪些原则?作为传统渔业大省的浙江,在近几年的先行先试中,已取得了显著成效,走出了一条统筹资源、环境、产业、民生协调发展的转型新路径。2016年,农业部确定的唯一一个国家海洋渔业可持续发展试点落户浙江。

责任编辑:王伟

打响“史上最严护渔行动”

浙江素有“中国鱼仓”美誉,26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中,有着众多享誉国内外的优质渔场。但在近海渔业资源持续衰退的趋势面前,由于过度捕捞和无序生产,浙江也遭遇过“东海无鱼”的尴尬。2014年,浙江宣布:启动浙江渔场修复振兴暨“一打三整治”专项执法行动!

所谓一打,即打击无船名号、无船籍港、无船舶证书的涉渔“三无”船舶;三整治,则指的是整治“船证不符”、禁用渔具和污染海洋环境等违法违规行为。为了保证任务落到实处,浙江制定了“无缝对接”的推进机制,省级二十多个部门和沿海六市、三十多个县纵横联动,协同作战。

“一打三整治”,剑指“三无”渔船,一经查实,不管大船、小船,不管本地、外地,也不管在海上,还是在港口,一律限期取缔。重拳之下,取缔“三无”的工作势如破竹,仅用一年时间便完成了原定三年的任务。截至目前,全省已累计取缔14000多艘“三无”渔船。

随着该行动的推进,浙江发现,违规渔具量大面广,网目超标比比皆是,已成为继“三无”渔船之后,东海渔业资源的“头号杀手”。2016年浙江调整战术,从以打“三无”为主,转向“打三无、治渔具、促转产”并举。数据显示,去年浙江共取缔违禁渔具20余万顶,查处违法案件2104起,移交司法处理141起、移送530人,各项指标均超过前三年总和,被誉为“史上最严护渔行动”。

围绕基层亟需破解的“船怎么造、网怎么治、油怎么补、养老怎么保”等现实问题,浙江相继制订出台30多项配套制度。最值得关注的是,针对如何解决上岸渔民转产问题,浙江做出了一系列部署。浙江摸清家底,分门别类地安置好退捕渔民:有技能的“找出路”,比如到周边渔船、商船务工;能转产的“寻生路”,搞养殖,办渔家乐,开民宿,不少地方还推出专门的转产扶持政策;实在转不了的则“留活路”,浙江在全国率先出台海洋捕捞渔民养老保险政策。目前,全省核定的11万传统海洋捕捞渔民中,已有超过55%参保或享受生活补贴。在这套组合拳下,2016年底,根据监测数据显示,浙江渔场渔业资源首次出现恢复迹象,东海渔场的“复兴之路”迎来了曙光。

从“放水养鱼”到“放鱼养水”

重构渔业资源管控的新秩序,目的在于实现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和转型发展。对于怎么养?浙江有着“独门绝技”——渔业转型促治水。据估算,通过实施江河湖库增殖放流、养殖塘生态化改造和稻鱼共生轮作减排“三大工程”,去年浙江共减施化肥2700余吨、农药200余吨,消纳总氮4000余吨、总磷400余吨。

欧洲杯盘口,江河湖库增殖放流,既能实现资源的恢复,还能有效改善生态源头地区的水质。以30亩池塘为一个单元,三条流水养殖槽仅占总面积的1.6%,其余全部作为水质净化区。别看流水槽只有区区330平米,但养殖量高达92吨之多,折合成每亩产量,是传统池塘的三倍。这种模式节水、减排,且省工、省电,全程投喂配合饲料,养殖废水体零排放,整个池塘始终保持良性的生态循环。由于槽内水体流动,好比鱼儿一直在“跑步”。根据计划,今年浙江将增殖放流水生生物苗种10亿单位。

在养殖方式上,浙江所推崇的养殖塘生态化改造和稻鱼共生轮作模式,使得一大批池塘循环水养殖和生态养殖小区涌现,取代了过去的甲鱼温室、山塘水库网箱及施肥养鱼等落后产能。到去年底,全省已建成300多条养殖流水槽,今年还将增加近百条。

稻田生态种养,将水稻和鱼、虾、鳖、泥鳅等水产品共作,既能实现生态循环,也能大大增加种粮效益和发展空间。在嘉兴,目前正在大力推广的池塘多品种种养结合模式,虾塘种稻比例60%,甲鱼塘种稻比例50%,最高每亩可生产水稻500公斤。现在,浙江全省综合种养面积已超过27万亩。

从“卖产品”到“卖生活”

转型是为了更好的发展。过去,渔业发展靠拼资源与要素消耗;如今,更绿、更美固然重要,但更富也是应有之义。换句话说,如何寻找和激发可持续发展的新动能,这是转型升级的必解课题。浙江的战术是通过创建“渔业转型发展先行区”,植入新产品、新模式、新技术、新业态等“八个新”,来促进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发展,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温州苍南后槽村,本是一个偏远的小渔村,退捕后,这里的渔民以众筹的方式组建了海螺度假村,用沙滩和海鲜吸引了大批游客,起初试营业阶段,每天营业额就有7万元。通过全面整治,象山港区的生态正逐渐恢复,海水变蓝了,久违的海鸭也回来了,现在,边品海鲜、边赏海景,这种休闲方式成了当地的“金字招牌”。

近年来,在东海海岸线,越来越多的海岛渔村依托自然风景、渔家风情、海鲜美食等,成了旅游者的向往之地。可以说,休闲渔业开启了上岸渔民的新生活。为了引导发展这一产业,不少地方纷纷出台含金量十足的政策,甚至有些还专门为转产渔民量身定制。

东部沿海突出“海味”,在浙江的西部山区和平原地区,则主打绿色和趣味,一方面供应优质水产品,另一方面提供短途休闲观光。通过打通产业链,从过去的低价卖产品,变成了卖风景、卖生活。衢州下辖的开化县地处钱江源头,千百年来都有门前屋后养殖“清水鱼”的传统。如今,通过渔旅结合和产城融合,让小小“清水鱼”再现勃勃生机。走进当地众多清水鱼养殖特色村,一排排新房依山傍水,一座座石砌坑塘沿溪而筑,全县5000多户农民实现了家门口增收。吃鱼、赏景,临走时再提上一大盒鱼干等休闲加工产品,开化正逐步实现从“清水产品”向“清水经济”的华丽转身。

如今在浙江大地上,渔业一二三产高度融合的新业态,正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正勾勒出一幅“绿色生态慢生活”的田园、海景诗画。浙江计划到“十三五”末,创建30个区域性“特色渔村”,这些渔村集海洋与渔业文化、旅游观光、休闲养生为一体,在不断满足消费升级需求的同时,也将为渔民持续稳定增收开辟新渠道。全面建成“生态秀美、产业绿美、生态和美”的新渔区的美好愿景,不再遥远。

责任编辑:王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